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云

 
 
 

日志

 
 

[原创]师傅  

2013-09-16 13:4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有几个让你尊敬、让你想起来都哪么的温馨、让你无法释怀的人。这个人就是你的老师、师傅。这里我就说说我的几个师傅吧,他们在我不同的人生经历中给了我很多、很多。我从他们哪学到的不仅仅是生存的本领、生活的技巧,更多的是做人品德、处世的哲理。我一共有三个师傅,三个都是在我人生的重要的阶段:一个是工作前的、一个是工作后的、一个是退职二线后。下面就说说我这三个师傅。
        我的第一个师傅叫藏家旺,是山东济宁人。1980年的下半年我由于没有考上大学,就只身到山西文水的一个军营当军工,就是后来的打工族,在部队营房股做一个什么都干的临时工,在哪里认识了我的第一个师傅。藏师傅有五十多岁,一六不到的个子,很瘦很瘦,头上一顶绿军帽,身上是一身退了色,满是油污的旧军装。小小的眼睛下满是剪得乱七八糟的胡子,嘴里含着一根永远也抽不完烟枪。一嘴的山东话悄皮话,却有一身的本事。电、钳、焊、水暧、管道、锅炉、瓦工、木工什么都会,工作的时候他把事情一分就坐到一边拿着他哪支发黄的烟枪抽烟,边抽嘴还不停的说,我们干得好了他总是笑瞇瞇,让我们休息一下他给我们说古道今的,虽然很多事他说的都是野史、道听途说的,我知道的比他还要多而真,但总不会打断他,还要装作听得津津有味。其实只是想多休息一下,有时还鼓动他打猴拳给我们看,他的猴拳打的确实好,出神入化,也由于他身材瘦小,非常的灵活,真的让人赏心悦目。但要是我们做得不好就惨了,他把你往边上一拽,站在他的身后看他怎么做,然后你再按做的做,做不好大家都不要下班。我们几个中有一个是从四川农村来的,也没读过什么书,接受事物相对来说要漫很多,每次都是他拖后腿。于是我们就想办法让人把师傅支到一边陪他说话,我们再偷偷地帮忙做完下班。我们原以为自己做的不错,把师傅糊弄过去了,实际上他后来和我们说,他是故意离开的。他说“得让人时且让人,相互帮助是做人的基本准则”。半年多以后师傅转业回到了老家去了,开始还有书信来往,后来就没有了,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健在,要在的话也有八十多岁了,烟可能是戒不了的,但猴拳我想是打不动了。
      我的第二个师傅是我参加工作后认的,刚上班的时候我被分到体力劳动比较强的工种,后来领导知道我有一定钳、焊、管道维修的技术基础后才调整过来的。我的第二个师傅叫朱志广,合肥人,听说是58年支援矿山才到我们哪去的。高高的个子,清瘦清瘦的,非常的爱干净,工作服虽然很旧,洗得发白,但却没有一点污渍。这是他和藏师傅不一样的地方,但他们二个又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他也喜欢抽烟、脾气不好,更喜欢同领导对着干,没有哪个领导不怕他。但他的技术绝对是一流的,在我们哪没有一个钳、焊技术能超过他。他对我们这些徒弟却非常好象老鸡护小鸡般护着,我们只有他能骂,别人要在他跟前说我们的不好哪是在找骂。
      上班的时候是从不含糊地,不管有事没事我们都不会休息,有活的时候干活,没活的时候他会安排你练基本功。他抽烟的时候不象藏师傅一个人抽,他总会拿一包烟出来每个徒弟发一根,当时我们都不会抽,师傅给了我们也不好意思不接。朱师傅说:“你们都不会抽烟,到时候谁给我烟抽”。但天天抽师傅的烟我们也过意不去,于是我们几个师兄弟就商量开始买烟,因为我们是学徒工,只有十八元一个月,九华山的香烟是四角五分一包,每天一人一包哪只能够抽烟的了。师兄弟们商量从大到小买一天一包,这样就好多了,每个月只要几包就行了。
       下班后师傅就大不一样了,带我们一起玩,一起去喝酒,就是一个老玩童了,那时没什么娱乐活动最多是打扑克,贴纸条,玩的时候就没什么师徒了,输了一样贴。最有意思是他教我们几个师兄弟打麻将,当时麻将牌很少,属四旧范围内。不知道他从哪弄来一付小麻将牌,带到我师兄的宿舍,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师兄弟几个一人一方,他在四周巡视,手把手的教怎么打牌。打对了就表扬你,打错了他的手指头就会弹你,当你被他弹的时候没有气、也没有恨,只有开心的笑。在我们打牌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买了卤菜和散装的白酒回来和我们一起喝醉。
    好景不长大概也就半年多时间,我考上了电视大学被调到机关工作,虽然还在一个矿山但联系就少多了,主要是工作性质不一同,车间里三班倒,机关是常白班,偶尔地在一起但却客气了许多。再后来我离开了矿山,很少回去,也很少知道师傅的事,前几年我的师兄来我这说师傅老人家已经作古了,让我难过了很长时间,心里一直很内疚没去看看他。
      我的第三个师傅是今年才认的,说是师傅年龄上他还比我小二岁。去年我享受政策退回来后,一直无所事事,早晨去晨练也只是走走路,散散步,今年4月15日的早晨当我和往日一样到逍遥津公园散步的时候,在东南角的草地上一位中年人正在聚精会神的在抖空竹,看得我目瞪口呆,我被他高超的技艺所吸引。于是我停下了脚步欣赏他的表演,只见空竹在他手上象长在上面一样,随他摆布,任意翻飞,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得心应手,还有哪空竹发出悠扬的鸣声,如萧声在空中回荡。于是我喜欢上空竹,于是我从哪天开始我认了这个师傅。师傅姓贺,合肥市人。个子不高、不胖不瘦人很精神,也很结实,长得不是很帅,但不让人讨厌,小平头下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具说有的是给空竹砸的。贺师傅对人很热情,也很爱空竹,只要你喜欢空竹他都无偿的教你,对人真诚,教你的时候他把每个动作的关键点都给你说到位,从不隐瞒什么。他善于鼓励人,当你有一点点的进步时他总是说你进步真大。学空竹后我对失败是成力他妈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因为每一个成功的动作之后都是无数次的失败,无数的汗水堆叠成的。贺师傅的善于表扬源于他对空竹的热爱,希望学的人不气馁、不放弃。半年里我跟他学会了不少,什么抖、抛、转、等等,学会的花样有十几个,但和他相比还只是皮毛,还有很多都没学到,可惜的是他今天告诉我他要离开这个城市到外地去发展了。听了之后一种漠明的愁绪悄然涌上心头,虽然舍不得但能理解,毕竟生存是第一要务,含笑的鼓励他,希望他在异地会更好,也希望他能常回来看看,无论什么时候你回来逍遥津的东南角都会看到抖动空竹的身影,听到空竹悠扬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